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2020-09-14

疫情期間誰掙了賣口罩的錢?

疫情暴發后,緊俏的口罩催生出新的風口。口罩巨大的需求量和看似極低的進入門檻吸引了大量的掘金者,試圖在熱潮中空手套白狼橫賺一筆?,F在這些人怎么樣了呢,誰能笑到最后?

整場交易涉及的人:原口罩生產商、追風口的
掘金者、口罩機生產商,原材料商、政府。

口罩的構造看似十分簡單,僅包含了三層無紡布、耳掛和一個鼻梁條,只要把這三者正確地縫在一起再進行消毒就能做出一個合格的醫用口罩,生產起來幾乎沒有門檻。這也是為什么連比亞迪都開始賣口罩了,更有秒變生產車間,大媽們腳踩縫紉機用手縫,一天也能縫出1000個來。


但是想要在中國生產口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要解決的三大難題:生產設備、原材料和生產資質。

生產設備:疫情開始前國內一臺普通口罩機的報價約為10~12萬元。到了疫情爆發后相關企業復工時,普通口罩機的價格已經漲到50萬元/臺,N95口罩機的價格更是達到了120萬/臺。

在這環節上,口罩機生產商掙了一波錢的,同時把多年來的庫存給清空了。

生產資質: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已經有4000多家企業新增或注冊了口罩生產業務。據藥監局的數據,截至3月9日,僅有499家企業拿到了醫用口罩生產批文。

可想而知,想要拿到生產資質這就好比千軍萬馬爭過獨木橋呀。

原材料:口罩有三層,其中最重要的原材料是熔噴布。熔噴布生產線投入較大、關鍵的零件還要依賴進口,因此短時間內難以大幅增產,一度導致多家口罩生產企業停產。

 

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在3月披露的兩則案例,湖北的熔噴布價格曾被炒到過26萬元/噸,廣東被炒到45萬元/噸,而疫情前國內熔噴布的價格僅為2~3萬元/噸。原材料商掙到錢是必定的,同時原口罩生產商和追風口的掘金者為這熔噴布也是刀兵相見呀!



在整個過程中,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關鍵點,那就是時間。首先口罩機大多沒有現貨,需要付款20日后提貨,還要算調試機器的時間。另外生產企業需要有10萬級潔凈車間,口罩成型后還要有7~14天的靜置解析。也就是說,如果走正規的流程,從企業付定金購買口罩機到第一個口罩出廠,至少要耗費一個月的時間。

這期間,各地政府已經出臺控制口罩的價格了,據報道,各地的口罩價格在3月初就出現了明顯的下降,而這正是追風口的掘金者生產口罩的出廠時間。由此可見,追風口的掘金者真的掙到錢了嗎?那原口罩生產商呢?

疫情期間在政府的干預
出臺了統一調控,被國家調控的廠家必須將所有生產的口罩賣給政府。相比原料商和藥店,口罩廠被夾在中間,沒法挺直腰板,處境尷尬。物料價格、人力成本上漲,將成本壓力推到口罩生產企業這一環。按理說,售價不得不漲,但由于口罩在疫情下的特殊角色,消費者對口罩漲價十分敏感,相關市場監管部門在“一罩難求”之初,也曾出臺“口罩不漲價”的規定,同時又缺少對上游產業的進一步補貼。積極的一面是,各地政府也為了抗疫需求而直接“接管”了一些口罩廠的銷售。政府按照統一定價從這些廠子收購,并給予一定補貼。

 
那現在國內的疫情基本退卻,口罩的價格已經回歸正常。那么把口罩賣到國外去,豈不掙一筆快錢了嗎?然而,想要將口罩送出國去,也比生產口罩困難得多。

 

中國的口罩想要出口,就必須符合出口地的質量要求,想出口到歐盟國家需要獲得歐洲合格認證(CEmark),出口到美國則需要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DA)的認證。許多新入行的口罩生產商沒有經驗,又急于抓住機會收回前期投入的成本,便在淘寶上找到一些來路不明的機構,花高價辦理CE和FDA的證書。這想要出口比登天還難,即便成功出口,海外的口罩需求者多為醫療機構,而這些機構在選擇合作伙伴上又異常保守,沒有海外資源可謂寸步難行。

最后原本就擁有出口資質和出口渠道的企業則是笑到了最后。當然還有那些賣證書的,口罩機調試團隊、原材料商還是能掙到一筆錢的。



討論:追風口的掘金者撤退前把固定資產變相,誰來收了呢?

 


云南时时彩四星基本走势图